返回目录

《 躺中师公[电竞]- 57.第57章 》

57.第57章

    自从决定好未来的就业方向, 慕言在江承那里待了几天后就回了公寓, 网购了手绘板便开始埋头学习和练手的状态。

    许是有压力,许是想争口气证明自己,花在绘画上面的时间非常多。

    醒来就抱着板子画到饿,偶尔睡梦中不安的惊醒也爬起来画, 过得很有点白天黑夜颠倒的意思。

    结果就是第二周周末江承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对此似乎太废寝忘食。

    饿极了才会想起来叫一下外卖或者干脆就吃桶泡面, 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不说,黑眼圈也特别明显, 憔悴得他完全看不下去。

    江承把人从电脑前抱起走到客厅面对面。

    慕言还有点沉浸在刚刚的绘画思路里的恍惚,抬头呆呆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扯出一抹笑欢迎,“你回来了!”

    “再不回来怎么知道你快把自己折腾死了?”

    江承难得没和她嘻嘻哈哈,板起脸颇为生气的自身后拿出镜子给她照, “你看看自己现在像什么样?让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慕言也没想到, 因为她挺久没照镜子了。

    呵呵一笑讨好的坐到江承身边,然后摇了摇他的手臂,“这只是个意外!绝对是个意外!我向组织保证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必胖三斤!你放心!”

    说着还举起手做起誓的模样保证。

    江承把她举起的手一把拍下来毫不心软的道,“没有下次,过两天和我搬去学校住。”

    “这个就不要了吧……”

    慕言婉拒,因为她去了江承肯定会分心照顾自己, 打扰到正常工作, 当然最关键还是他太流氓了会耽误她做出大事!

    江承不说话冷冷的看着她。

    慕言装傻充愣傻兮兮的笑着也不言不语。

    到末了还是江承败下阵, 因为舍不得勉强她, 但说实话心里又实在不相信她。

    说是这样说, 谁知道最后会不会阳奉阴违。

    “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江承捏捏她的脸,很无奈的思虑再三,还是偷偷瞒着慕言给未来岳母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合计着慕言既然不愿意去他那里,就把人弄回家,让慕妈妈帮忙看着。

    至少按时吃饭这点不用担心。

    慕妈妈对江承这个未来女婿还是很满意的,但接到电话听他说起慕言的决定时,还是不太愉悦,“你不要总惯着她。”

    江承嘴上应着,心里却是想,怎么能不惯着她呢,恨不得什么都给她。

    慕妈妈虽然不满意慕言的任性和理想化,但明白自己多说无用,还可能会把母女两人刚缓和的关系再搞僵。

    叹着气让江承把人送回来,心里却多少还是觉得膈应,闷着一口气准备等慕言回来后再饿她两顿,让她好好的长长记性,做事情知道要自己承担后果。

    江承过年时已经到过慕言家拜访,熟门熟路,路上买了点水果和营养品,拎着慕言的行李箱就上楼。

    慕言不情不愿的撅起嘴跟在后面慢悠悠晃。

    “讨厌鬼!”

    江承停住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你现在还有机会反悔。”

    回家或者跟我走随你选。

    慕言瞪他一眼气呼呼的跺着脚上楼,心里十分愤懑,我都这样光明正大的被你威胁了,还跟你走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做人可以没骨气但是怎么能没脾气呢!

    江承看她还像小孩子一样的行为,眼神宠溺的微笑着摇摇头跟上去。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说这个时间到,慕妈妈特意没出门留在家里等他们,门铃敲响的时候,她收拾起脸上因看电视剧而笑的表情,趾高气扬的过去开门。

    刚想奚落慕言两句,就看到憔悴可怜的小东西跟在江承身后怯生生的闪躲她的视线。

    “哟,这么瘦了这么多?这是怎么搞的?”

    慕妈妈当即就心疼得不行,惊呼出声上前拉她仔仔细的细看,边看还边摸摸脸,捏捏手臂,哪里顾得上端起架子教训。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是不知道照顾自己。”

    “你看饿得多瘦啊!”

    “想吃什么都告诉我,我做给你吃,很快就可以把你又养得白白胖胖的。”

    “………………”

    白白胖胖确定不是用来形容什么动物吗?

    慕言哭笑不得。

    江承看两人搁门口怕是还要再聊上一会儿,和慕妈妈打了声招呼就先把东西提进屋里,然后自觉到厨房看了眼冰箱。

    慕妈妈嘴巴上说要饿慕言两顿,但早上还是特意去早市买了菜回来。

    江承让他们继续聊,撩起袖子开始担任大厨。

    而客厅里慕妈妈絮絮叨叨的已经说了很多,还打算继续,慕言听着就不自觉的傻笑起来,还感觉鼻子酸酸的。

    没想到她家母上大人原来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以及会煽情的细胞。

    “你不是一直说瘦点才好看吗?”

    慕言问她,嘻嘻哈哈的把手放在下巴边做出掬捧的动作卖萌。

    慕妈妈一把捏着她脸颊上的肉肉,往两边扯,“就剩点骨头更好看!竹竿一样!”

    慕言呼着气退开她的虐待,“很痛啊!”

    站起来决定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蹦蹦跳跳的跑进厨房看江承忙活,因为慕妈妈在她不敢太过张扬的搂搂抱抱,就只在边上来回晃荡两圈,指指点点装得有模有样。

    慕妈妈见两人感情很好就放心的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结果她刚一转头慕言就翘着下巴高傲的不再搭理江承,俨然本宝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快想想怎么才能求原谅的神情。

    江承一愣,随即表示无力。

    因为他还要上班,两人在饭桌上又表演一番和谐友爱的画面后就准备离开慕家。

    慕妈妈亲自送他到门口并责慕言送下楼,慕言想到江承擅自和母上大人联系把自己打发回家这事就不开心,独自面对他时依旧臭着个脸。

    江承看着气冲冲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小姑娘,快两步过去拉住她的手腕,感觉到挣扎的力,便更紧了紧死死握住不松。

    “这事是我做错了向你道歉请求原谅。”

    “你有做错什么吗?”

    慕言挣脱不得,回头面无表情冷冷的问他。

    因为她很少有这样严肃的时候,想要假装冷酷却只学得半分像,极其蠢萌,江承忍不住一把把人揽进怀里抱住。

    “我不该不和你商量就私自做主让你回家。”

    他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低语,“但我仍然想为自己开脱几句,我只是希望你能一直好好的,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依旧自私的想要有人能替我照顾好你。”

    道理慕言都懂,就是一口气憋着不舒服,此时便狠狠的捶打了几下他胸口。

    “快回去上课吧!待会儿迟到了!”

    “嗯。”

    江承听她语气软下来跟着心情愉悦,便又开始往日的流氓行径,“你忘了给我一样东西。”

    “什么?”

    慕言一抬头就感觉嘴唇贴上了软热的对象。

    江承的索吻来得凶猛又认真,仔仔细细扫过她的口腔,缠着小舌来回共舞。

    明明三四月的风还应该冷冷清清,慕言却觉得这个路口应该春暖花开般冒着粉色泡泡,而她就是顾及不到旁人眼光的女猪脚。

    但现实不是偶像剧,路口的路人也不是群演。

    “唔……”

    眼看江承更得寸进尺就要一发不可收拾,慕言推了推他的胸膛,喘着粗气道,“快走吧!”

    江承又啄了啄她的嘴角,终于满意。

    “记得要按时吃饭睡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会时不时打电话过来查岗的。”

    “我知道了江婆婆!”

    慕言推开他转身跑进楼道口,站在铁门前大力的挥挥手说再见。

    江承也笑着挥挥手转身上车驶离。

    回家后有了母上大人悉心的照顾,慕言果然如江承的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每天除了练习画画外就真的两耳不需闻窗外事,一日三餐也有保障。

    掉的肉很快就重新补回来,精神也好了很多。

    但有句俗话说得好呀,回家头三天是香馍馍,回家七天就会变成臭狗屎。

    这个魔咒饶是慕言也未能幸免于难。

    猪一样的生活和猪一样的体重生长速度使得她没待几天就开始被慕妈妈嫌弃和谴责,还连带把她的宅属性拖出来从头到脚吐槽一顿。

    “再不运动一下你真的变成猪了!”

    “自己摸摸腰上的赘肉!”

    “还有天天这样盯着电脑看,眼睛近视了吗?”

    慕言趁慕妈妈忙别的,偷偷摸了摸腰上的肉,瞬间更心虚不敢大声回话,同时自己也害怕,还没到中年就发福简直夭寿!

    当即就坐下和慕妈妈商量,制定了一套严格的行为规范。

    每天早上要七点半起,然后和母上大人走去附近菜市场买菜,回来后再画画,到中午吃饭顺便让眼睛休息,晚上玩游戏不能超过十点,和二老下楼转一圈回来就睡觉。

    特别的养生也特别的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