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道长光芒万丈[穿书]- 80.第80章 》

80.第80章

    每当道长出一个奇遇封印会直接打开一次, 否则道友还是睡一觉再来

    不能。

    既然不能, 那“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他剑意会特别高洁,这个逻辑哪里有毛病吗?

    没有,完全没毛病。

    艾黎长老: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 是个好材料, 你要不要来我们五毒?

    可惜没有去成五毒,叶焚林一身不会骗人的剑意赚足了他人的好感, 申屠正初欣赏他,长孙溯对他的信任度也在攀升,已经没太多仇恨的感觉了。

    甚至那一瞬间的心有灵犀,让长孙溯有了种回到人世间的感觉, 心里自然非常感慨。

    叶焚林根本不知道长孙溯对他的好感一日三变, 虽然这种好感度的高速变动,极大程度要归功于基三系统的助攻,反正在他看来他们是宿敌,宿敌可以惺惺相惜,但好感?

    这玩意儿难道重要吗?

    尚且不知系统对纯阳的评价,带走两个阵法老师前,叶焚林尤自恋恋不舍:“你那块亮晶晶的材料, 真的不卖吗?”

    长孙溯:“不卖。”

    叶焚林可惜道:“那我下次再来问一回。”

    问一百回也是不卖的。长孙溯心里想着, 但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并不是觉得太过斩钉截铁的拒绝伤人, 此时的长孙溯其实也是出于比较友好的态度, 只是仍然没有办法说清楚心中具体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 叶焚林是个好人?

    长孙溯微微叹了口气,打开了叶焚林交给他的后续报酬,只低头看了一眼,当下脸色就变了。

    储物袋中装着的,竟然是一块打造好的、带属性的盾牌!

    “这!”说起来也能算得上是系统出品,叶焚林打造的盾牌对长孙溯来说,当然有种量身定制的感觉,用起来特别顺手,当下就有些失语。

    申屠正初讶然:“你这故人倒是不凡,虽只是低阶防具,却能看出其天赋非凡,假以时日必是能成为一代圣手。”

    申屠正初活得久了,对修真界各个大师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比较之下,只论天赋而言,竟是没有一个人能超过叶焚林的。本来他就惜材,现在见了叶焚林这个特长,倒有了点儿等他成长起来,把徒弟的本命法宝交给他打造的意思,对叶焚林越加重视起来。

    “看他门中长辈态度,他必不会无故夭折。”申屠正初道,“他这一手加成绝技,便是只凭这个立足修真界也是够了,你若想打造合心法宝,便多注意他几分。”

    虽然叶焚林靠着系统密聊制造出一种有人看护的假象,甚至连申屠正初都骗过了,可他的确没有什么师门长辈,在这一点上吃亏的,要不然也不必费心去算计申屠正初的赏识和帮助。

    这时候无论是长孙溯还是申屠正初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重点完全歪在叶焚林的锻造水平上。

    武器上加成的那点属性申屠正初也算满意,但他更在意的是长孙溯收放自如的手感,所以说话间着重强调了“合心”二字。

    长孙溯果然马上心领神会,当下便道:“师尊教诲,徒儿谨记。”

    申屠正初颔首道:“他若是于阵法一途有困惑,你不如多多相助。”

    长孙家可是以阵法为傲,长孙溯在这上面也是天赋非凡,说不得日后就能给予叶焚林帮助,两人互利互惠,有什么事情自然就好商量了。

    长孙溯知道他师尊这种做法才是正常做法,但他心中总隐隐有个疑问,叶焚林这种急人所急、想人所想的态度,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还真没有。

    事实证明,在学习阵法过程中有些不顺利的叶焚林,按照申屠正初这种正常人的思维早做打算是对的。

    叶焚林能做到董事的位置上,说明他不蠢。

    从长孙溯的盾牌上,他就能看出这名主角金手指变化后的困境——他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像原著一样,弄到合心意的武器。

    叶焚林想从长孙溯手中买走铸造雕塑的材料、想补全方家的因果、想借申屠正初的威势谋求老师、想利用长孙溯和申屠正初的能力人脉为纯阳打破困局,所有需求依次串下来,干脆该做的一次做了,从前往罗烟镇时就开始了布局。

    要不然,以叶焚林的能力,不那么招人眼还难吗?

    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想一出做一出的行事风格,有盾牌这件事做线索,到了叶焚林的手里就成了妙招,轻松写意地让所有事态都按照他的想法发展,还因为其中蕴含的散漫,半点儿不惹人怀疑。

    真当申屠正初这尊大佛是好糊弄的吗?

    这一环扣一环的布局,多少能证明叶焚林的不凡。

    可惜叶焚林这会正因为学习阵法不顺利,态度有些暴躁,让一个脑子特别灵活的散修发现了端倪。

    有些事情真的是不能深思,越想就越让人害怕,这名叫做谢丹的散修窝在房间里,裹着他的小被子瑟瑟发抖,直接给大佬跪下了,再也不敢对叶爸爸不恭敬。

    必须、必须要让叶爸爸宾至如归才行!

    “您喝水吗?”

    “您用点点心吗?”

    “要换灵石吗?”

    “您需要揉揉肩膀放松一下吗?”

    谢丹几乎是在顷刻间爆发的热情,惹来了叶焚林怀疑,仔细回忆之下,叶焚林发现自己漏出了马脚。

    这家伙脑子挺灵活的啊!

    即使谢丹仅仅是复原了他布局的过程,叶焚林仍然感觉到一阵惊喜。如果他要能一直保持这个智力水平的话,那么他就不需要再去寻找别的人,只凭谢丹一个就可以完成计划。

    他不需要谢丹做什么,只要谢丹能够投石问路就好。

    看了眼怕得不行的谢丹,叶焚林心说知道怕就好,还知道怕,就证明这家伙有教导的价值。

    淡淡地将自己的过失抹去,叶焚林将谢丹调到了自己身边,开始手把手地培养起他,想把他培养成合格的石子。

    虽然谢丹的大局观有点差,但如果只是做个棋子的话,他的脑子也够用了。叶焚林对他的期待和要求都不像是对长孙溯那么高,接触之下竟然挺满意的,连学习阵法的时候都没那么暴躁了。

    叶焚林的动手能力和脑子都不差,在复合阵法上尤其有天赋,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空间类阵法没辙,甚至一些作用普通的中和类阵法他都学不来。

    说句实话,这是个挺奇怪的特性。

    叶焚林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几个属相不相合的阵法复合成新阵法,也能以最巧妙的办法催动阵法,但这完全不牵扯到一般人会用的中和类阵法,完全是靠他近乎神之一笔的细微改动。

    叶焚林找来的阵法师在经历了最初被强迫的不愉快之后,都为他的天赋叹服。而在发现他身上这个无法挽救的缺点之后,本来野心勃勃、想要教出一代大家的阵法师们,都放弃了常规的教学方法,认为叶焚林不适合走一般人走的路。

    出类拔萃的叶焚林虽然不觉得自己这样鹤立鸡群有什么不对,但同样也对这点感到头疼。

    方家的阵法就是空间类,将这东西交到别人手上,他叶焚林不放心。

    纯阳的机密绝不可能被外人拿捏住!

    所以,还是要动用长孙溯这条线了吗?

    叶焚林眯了眯眼睛,开始计算长孙溯什么时候会上门。

    事实上,叶焚林倒真的不是那么在意。长孙溯的小手段他能猜出来,但他从来都不是个会束手就擒的人物。长孙溯是很聪明,叶焚林知道,但他觉得他才是最机智的那个,根本无惧任何挑战。

    甚至,他还很期待这份挑战,更乐意在和宿敌较量的同时,完成有利于他布局的暗招。

    交手,就是要眼光长远。

    叶焚林走的爽快,被他扔在那里的两位方家高层就没那么轻松了。人多的地方事情就多,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哪怕只是偏远小城的大家族,族中弟子还是不少,什么样性格的都有,关于资源倾斜的纠纷相对就多了不少。

    大家族约定俗成的规矩中有这么一条,天赋好的人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从投资的角度讲这一点也不奇怪,但有些人就是认为这不公平,根本不管事实如何,对家族心怀怨恨,经常会干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被叶焚林特意提到的方荷就是这样一个人。

    “方荷她又做了什么?!”方家大长老可不认为拥有如此清澈高洁剑意的叶焚林会耍他们,当下脸色就特别难看。

    方家主叹了口气,也知道方荷性子有点偏激,坏事没少干过,想了想道:“莫非,就如她当时将杨客卿带回族中一般,今日来捣乱的小子是她引进来的?可惜杨客卿之事可一不可再……”

    方家大长老想到方荷往日的行径,简直怒不可支:“又是如此!老夫便知道,这等游走于交际场之女,最是品行不堪!方家养育她,她却不懂感恩为何物!”

    方荷是金木火土四灵根,没有什么特殊体质,资质实在算不上好,悟性又奇差,因为有个做长老的爷爷,方家对她其实已经算是宽待的了,给她资源着实不算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