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病娇何弃疗[重生]- 36.第三十六章 》

36.第三十六章

    此为防盗章  “我们点的咖啡呢?”颜苒看着空无一物的桌面, 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的大小姐哎, 我们从进来这里你就一直发呆, 根本就没有点咖啡好吗。”

    白娇嗔了她一眼,招手让服务生过来,“给我来一杯蓝山,加奶不加糖。”

    “一杯拿铁,谢谢。”

    “好的, 两位请稍等。”

    颜苒看着自己精致的指甲, 灵魂不知又飘荡到了何处,有多久没有看到自己留着这么长的指甲了,被囚禁限制自由的那些年,就连尖利的指甲于那人来说都是她可能会伤到自己的武器,呵, 真是笑话, 伤自己最深的明明就是他自己不是吗。

    “又怎么了, 你这一脸嘲讽的冷笑,该不是在心里腹诽我吧?”白娇对她动不动就神思不属的习惯很是无奈。

    颜苒打个哈哈,“我刚才不是说了犯春困吗,待会喝了咖啡提提神就好了。”

    “你不想说的话, 我是怎么问都问不出结果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你千万别拘谨。”

    “嗯。”

    只是等白娇看着颜苒几乎将方糖放满咖啡杯, 她不可抑制的瞪大眸子, “你以前最喜欢喝带着清淡苦味的咖啡, 这会儿怎么……”

    颜苒嫣然一笑,端着温热的咖啡走到窗前,冲着外面的朗朗晴空举杯,“生活那么美好,甜的让人沉醉,我现在开心的恨不得长出翅膀在天上飞。”重生的机会有几人能够遇到,她何其有幸可以重新书写自己的人生。

    “真搞不懂你,跟个善变的小孩似的。”白娇望着她仿佛骤然放下重担的背影,眼神有些寥寥,颜苒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何事,对自己这唯一的闺蜜也三缄其口。

    “喝完咖啡我们去逛街吧,好久都没有自己挑选衣服了。”颜苒兴致勃勃的提议。

    “上个月你不是花光工资买了件风衣?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到手,你又想败家了?”

    颜苒恍然,这是24岁的自己,还没有日后被某人圈养的挥金如土,“看我那么糟蹋钱,你竟然也不阻止我?!"然后故作生气的撞了一下白娇的肩膀,“你故意等着我没了资产去投奔你是吧,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哦。”

    “是啊是啊,白某想望你娇躯已久,坐等你投怀送抱呢。”白娇笑的像个纨绔浪子,空气中都是轻松释然的活跃因子。

    …………

    “不要!”颜苒陡然从梦中惊醒,摸一把头上冒出的虚汗,看着自己完好无缺的身体,胸口起伏不定,那几年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实在太深刻,这一个星期以来她每晚都被噩梦惊醒,之后再也无法入睡。

    颜苒打开壁灯,走到厨房倒了杯热水,双手捧着杯壁看着外面散发微弱亮光的路灯,眼神来回变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这么站到晨曦微明,她才有了些微睡意。

    “明天……明天就辞职。”颜苒翻个身面对着墙的那面喃喃自语,与那个人的初识就是她现今工作的地方,错过这个最重要的引子就没事了吧,她实在忍受不了那种爱你就霸占你全部的变态。

    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已经是上班时间,颜苒随便收拾一番,打着哈欠出门。

    地铁一如既往的拥挤,甚至脚还没抬起来,已经被后方急着上去的人群一路挤着进到地铁里。

    已经连着数日没有休息好,再加上地铁内的空气难以流通,人体身上各种味道在那一片狭窄的空间内氤氲,颜苒脸色苍白,胃部翻江倒海的难受。

    听到车内响起的报站声,她赶紧奋力挤了出去,喘着粗气在外面平复着不适的胃部。

    壁挂电视正播放着一条新闻:江山路与聚源路交叉口发生8车追尾事件,其中一辆车的车主还是外籍人士,目前伤者情况尚未确定,交警正着手处理疏散交通,成效甚微,平时需要从这经过的车辆最好绕道而行。

    颜苒随意瞥了一眼就不再关注,这个世界每天都要发生那么多起车祸,旁观者顶多说一句可怜也难有更多情绪。

    她不知道的是,从那一刻开始她重生的路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撒欢着奔向未知的某处。

    “你们聚在一起干什么呢?”颜苒看着办公室的女孩全部围在一起,对着电脑指指点点,间或捂着嘴乐呵。

    赵乐乐朝颜苒挥手,眼里泛着兴奋的水光,“这才是盛世美颜呢,网上那些选出来的流水线美女帅哥跟他比起来完全就是渣渣。”

    “又是异军突起的网红?”颜苒对她口中的帅哥不怎么感冒,自顾拉开椅子坐下。

    原本捂唇娇笑的江梅不屑的翻个白眼,“乐乐,你跟颜大美女说什么,就她那长相,再美的人在她眼里都是丑的,大家审美都不是一个水平线的,你过去不是自取其辱吗。”说着已经伸手把赵乐乐拖回座位。

    “额……颜苒,那人在网上很红,你自己用电脑一搜就出来了。”赵乐乐有些尴尬的笑笑。

    “来来来,咱们一起慢慢舔屏,不知道网上会不会公布这位帅哥的病房号,咱们可以买了水果近距离围观这等绝色,想想就激动。”另外一位胖胖的姑娘捧着自己的双下巴,眼睛闪烁着小星星,不知道这一会的功夫她是不是已经脑补到了自己和那位帅哥要几个孩子了?

    “苒苒,你别理那朵花,她纯粹就是嫉妒你长的美。”

    胖妞也跟着附和,“就是,颜值即正义,这次我站小月月。”

    “去你的,再叫我小月月,信不信分分钟跟你割袍断义。”

    “你也叫人家巨胸嘛,我又不生气。”胖妞大言不惭的挺起自己可以埋人的f罩杯。

    颜苒扯了扯嘴角,“才两天不见,你脸皮厚度又见涨啊。”

    “哎呀,讨厌,人家要是有你这张脸,人家肯定天天软萌可爱的不得了。”胖妞抽筋似的眨眼,双手放在膝盖处装模作样的扭啊扭,扭的人心都要裂了。

    林月作出呕吐状,“我现在想把隔夜饭吐你脸上。”

    安巧巧佯装哭泣的趴在颜苒肩膀上,“小月月太坏了,苒苒快用你的脸安慰安慰我。”

    “隔夜饭就算了,我可以把今天早上的饭贡献出来。”颜苒一脸正经的说道。

    安巧巧如遭雷劈的瞪眼,不等她开口,颜苒右手稍稍使力艰难的揽住她的腰,俯身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吻,“乖,你是最胖的。”

    “哇塞!厉害了我的苒!”

    “……苒苒,你撩动了我干涸多年的少女心,娶不娶啊。”安巧巧腻歪着想把自己庞大的身躯缩到颜苒怀里。

    颜苒挑眉,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语气意味深长,“小妖精,一夜七次你可承受的了?”

    “嗯嗯,必须可以!”

    “这样啊……”颜苒突兀地转了话头,“最近黄瓜有没有涨价,买七根大概能便宜点。”

    林月呵呵干笑,“你这么污,我有些承受不来。”

    安巧巧生无可恋的耷拉着脑袋,“可怜我这朵娇花不胜宠幸。”

    “乖,回去工作吧,别被主管看到我们在偷懒。”颜苒摸摸她的头,语气温柔。

    “就她最勤奋,切……”江梅嘀嘀咕咕着走到自己的位置,眼神将颜苒从上到下剖析了一遍,那件驼色风衣收腰效果真赞,衬的她蛮腰真正是不盈一握,漆黑的低跟鞋子也好漂亮,脚踝骨半遮半露,颇具女性风情,裤子是哪家的,这么修饰腿型!好想去问问链接,但是实在不想拉下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