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穿成龙傲天主角大老婆- 79.第七十九章 》

79.第七十九章

    此为防盗章, 如果看到说明订阅不够, 等一会儿再来吧么么哒*^_  祁雁云看着前来带路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年轻少年,再看那少年略显阴柔的脸和唇上无须的样子,就知道这应该是从宫中出来的太监。撇了撇嘴,祁雁云嗤笑一声, 凑到洛月汐耳边轻声嘀咕道:“这云笙公主还真是心大!都是阶下囚了还这么多事, 老老实实呆在皇宫里不行吗?”

    洛月汐斜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你管她干什么, 若是有一日你能弄懂她的想法,那你本身距离她,也不远了。”她一边说着,一边随着引路的小太监上了三楼, 在其中一个雅阁前停了下来。那小太监年纪不大, 做事却极为干练,也不阿谀奉承只是沉默着把雅阁的门打开,弯腰行了一礼便后退步往后沉默着离开了。

    进了雅阁之后,首先闻到的便是一股沁人心脾的芬香,那种香气淡淡的萦绕在鼻尖,明明并不是多么浓烈的气味,却偏偏让闻到它的人流连忘返沉浸其中。一身红衣乌发如瀑眉目如画的女子静坐在案几之前, 白皙纤细的素手正调制着熏香, 从古朴精致的香炉中, 白色的烟雾冒起飘散在空气中, 那种淡淡然却勾人心神的香味渐渐弥散。

    注意到洛月汐和祁雁云的到来, 端坐调香的云笙公主动作优雅缓慢的抬起头来,眉眼精致夺目,如同仙人笔下最完美的一幅画。她唇上涂着红色的颜色,显得分外热烈和奔放,看着洛月汐进来,她轻轻一笑,百媚自生:“我听说你就是沈鸿轩自小定下婚约的未过门妻子,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见你一面呢!不过真的见到了,我反而有些失望!你,也不过如此嘛!”

    洛月汐面上表情没有一丝半豪的变化,仍是平淡到让人看不出所思所想的微笑。倒是她身边的祁雁云听到这话马上就炸了毛:“什么意思?说得你好像有多了不起一样!巴巴的追在男人身后却换不来他的一个眼神,也不知道是谁呢!丢脸的人是你才是!”

    “我和洛月汐说话,干你什么事?”云笙公主似笑非笑的勾起红唇,纤细的柳叶眉上挑,漆黑明亮的眼中流转着动人心魄的光华,一句话把祁雁云怼了回去,她转头看向自顾自落座一点儿情绪也不外露的洛月汐,嗤笑一声,“你来赴约,是想警告我离沈鸿轩远一点?可是我告诉你,我们赵国和你们大燕可不一样,我们女子是有资格有权利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和幸福的!”

    云笙公主身着华丽繁复的红色长裙,这热烈高贵的颜色和云笙公主的气质分外贴合,如今站在洛月汐面前的云笙公主,已经不是沈鸿轩面前那个羞怯柔弱的女子了。她抬头看着洛月汐,灼灼如烈火般明亮的眼眸中有着逼人的光彩,较大燕女子如水一般的柔弱怯怯的美不一样,她是如此的灼热逼人,艳色逼人。

    “你未免太高看沈鸿轩,也太看低自己了。我今日来见你,和沈鸿轩没有半点干系,只是因为你——我才来的!”洛月汐淡淡一笑,对于云笙公主的挑衅视若罔闻,但是她说出来的话却让云笙公主和祁雁云同时吃了一惊。

    目光深邃而幽暗,宛如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透着刺骨的寒意和黑暗,洛月汐眼波沉沉,盯着云笙公主的目光不像是在看一国公主,不像是在看对她未婚夫觊觎的情敌,更不像是在看一个倾城倾国的绝世美人,她那样平静无波宛如死水的目光,透着刻进骨髓的漠然和冰寒,看着云笙公主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个路旁无关紧要的存在。

    被洛月汐这样异样的目光盯着,赵云笙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这样的目光,就仿佛是狩猎者看着爪子下的猎物,眼中尽是一片的漠然平静,强行压下这种感觉,赵云笙强笑道:“洛小姐真是风趣,不过这玩笑倒是不好笑。”

    “雁云,你不是一直想去如意百宝斋买几件首饰吗?我看择日不如撞日,飞云楼离如意百宝斋近得很,你便去逛逛吧!我有事想和云笙公主单独聊聊呢!”没有回应赵云笙的话,洛月汐转头看向祁雁云,带着请求的意味说道。

    虽然很想留下来,但是祁雁云也知道好友一旦下定决心是不会改变主意的,祁雁云撇了撇嘴没有试图留下来,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

    等祁雁云离开,洛月汐挥退了跟着她的婢女,整个雅阁间就只剩下了她和赵云笙两人,她们二人跟着的婢女仆从都被打发到雅阁外候着,不许靠近半步。

    “不知洛小姐屏蔽下人,是想和云笙说什么?无论洛小姐打算说什么,云笙却要再强调一遍,我对沈校尉之心,绝不更改!洛小姐若是想说这件事情,还是不要白费唇舌了!”赵云笙即使被洛月汐目光所摄,可是仍扬起脖子骄傲的如是说道。

    抿唇一笑,洛月汐的目光如一汪静水了无波澜,看着发出宣言的赵云笙,她眼神陡然一利,瞬间便逼近了赵云笙,右手如爪状掐住了赵云笙白皙纤细的脖颈,脆弱的脖子在她手下,脉搏快速跳动着带着恐惧,洛月汐眼中有一抹血腥的红光掠过,多么熟悉的感觉啊,这样掌控她人生死的感觉!

    右手缓缓扣紧,赵云笙被掐住喉咙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任由空气一丝丝用尽,死亡一步步逼近,就在此时,赵云笙腰间悬挂的一枚圆形雕刻着凤凰图案的玉佩突然光华大作,洛月汐眼前一花,赵云笙便摆脱了她的辖制!

    而在那枚玉佩光华大作时,洛月汐丹田之处的琉璃净火轻轻颤动了一下,之后又回归平静,再次沉寂下来。

    “你、你要杀我?你不怕赵国和大燕翻脸吗?你洛家再显赫,一旦因为你引起两国交战,你洛家又岂能善存?”赵云笙满脸狼狈声音嘶哑的喝道,喉间似乎还有那种窒息的感觉传来,那种喉咙被紧紧扼住,无法呼吸空气,肺中空气一点点用尽,那种清醒着濒临死亡的感觉,她再也不想再感受一次!

    洛月汐弯下腰凑近赵云笙,因为她的靠近,赵云笙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挣扎着要往后退却已经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洛月汐低笑一声,用右手捏住了赵云笙挺翘小巧的下巴,左手食指竖起抵在唇上轻声道:“嘘,别说话,如果你声音太大招来了外面的仆从,为了保密我只能抢在他们进来前杀了你了!不过,若是你不呼救,而是乖乖听话,我说不定能放你一马!”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到现在,赵云笙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洛月汐会突然对她动手,而且她调查到的资料中,洛月汐明明是一个温柔文静的大家闺秀,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身手?难道说这才是洛月汐的真面目吗?那么她为什么要暴露自己的真面目在她面前?她说她来不是为了沈鸿轩,是因为她?因为她的什么?皇室的身份?对了……她说线索?她知道那块玉佩的事情?

    怎么可能!那个秘密只有凡人界大国的皇室才有资格知道!就是她,能得到那块玉佩也是因为她一母同胞的兄长是下任皇帝,曾和那些人接触过!洛家便是大燕传承百年的世家,也没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虽然心里告诉自己这不可能,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她面前,无论洛月汐是通过什么手段知道的,她确实知道了关于那个世界的信息!

    “只是想要找你问一些事情罢了,你乖乖的回答,不要想着耍什么心机,我就放了你,如何?”洛月汐笑眯眯的,右手将赵云笙的下巴松开,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有着某种玄妙的神色在流动着,而她的声音也渐渐低沉下来,低低的带着某种韵律一般响起。

    赵云笙捂着脖颈的手无力的滑落下来,眼神略微涣散有些迷茫起来,她愣愣的看着洛月汐漆黑的眼眸,喃喃宛如自语:“好。”

    “乖女孩,告诉我,你腰间的玉佩来自何人?”看着赵云笙涣散的目光,洛月汐满意的笑了起来,她声音越发轻柔了起来,像是一曲引人如梦的天籁。

    赵云笙愣愣的,对洛月汐的问题仿佛条件反射般的回答:“是仙人赠给皇兄,皇兄转赠给我的。”

    “仙人?哪里的仙人?为什么称呼他为仙人?他有呼风唤雨起死回生之力?”

    “仙人来自修真界,仙人就是修真者,仙人有法术,曾赐下延寿丹药。”

    “有关于修真者的事情,为何没有消息流传?”

    “修真界有规定,不可直接干涉凡人界,他们在凡人界寻觅有仙根的弟子、收集天材地宝,都是通过扶持各种势力,所以凡人界中没有修真界的消息流传。”

    “赵国、大燕背后都有修真者?”

    “是。”

    “你来大燕的目的?”

    “赵国背后的修真者卜算到大燕国都将有顶级天材地宝出世,但修真者不得干涉凡人界,虽然能扶持皇室,却决不可轻易动摇凡人界的龙脉气运,所以他不能亲自前来取走那宝物!他吩咐我们赵国与大燕交战,夺走那天材地宝!”

    听到赵云笙这句回答,洛月汐瞳孔猛地紧缩起来,燕京之中的天材地宝……莫非正是琉璃净火?可是琉璃净火她取出来不过一两日,就是赵国背后的修真者卜算到这个消息,赵云笙从赵国赶来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这说明那修真者或许真的算到了有奇宝出世,却并不清楚那宝贝是什么、具体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会出世!

    本来只是不想有朝一日被修真者任意揉捏才收服了琉璃净火,洛月汐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这竟然会成为给她招来麻烦的主要原因!但是琉璃净火已经栖身在她丹田之中,要让它在出来,可谓是千难万难!

    洛月汐没办法让琉璃净火离开,旁人要夺走却轻易简单,毕竟洛月汐如今不是修真者,只是普通的凡人,虽然收服了琉璃净火,但是却无法运用琉璃净火,可以说是身有宝山却无法利用。若是碰到心肠歹毒的修真者,杀了她取火,只怕是易如反掌!

    压下这些惊骇和惊讶,洛月汐冷静下来,看着赵云笙茫然没有焦距的眼神轻轻的说道:“好孩子,你回答的很好,我很满意。睡吧,睡醒之后,就忘掉这发生的一切。”

    洛月汐站起身,低头看着倒在她脚边的赵云笙,她面容恬静安稳,仿佛沉浸在甜美的梦香之中,全然不顾地面的冰冷和肮脏。

    原本洛月汐还以为赵云笙是沈鸿轩吸引过来的后宫妹子,可是如今看来,赵云笙或许对沈鸿轩有些好感,但是她最多不过顺势而为,她真正的目标是为赵国背后的修真者找到那天材地宝!

    即使知道了赵云笙潜藏的目的,洛月汐却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既然修真界隐藏了这么久,那么一定是有其原因,洛月汐并不想任何人知道,她知道有关于这些的秘辛!因为自始至终,她的目的都不是为了修真,她只想防患于未然,避开那些她不想要的未来。

    咦,总觉得云笙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好像最近听到什么人说过,嗯……好像是听张将军隐约说起过,沈鸿轩茫然的眼神随即落到了张果敢身上,犹豫片刻才恭声像坐在上首的皇帝禀告道:“关于这位云、云笙公主,张将军正有要事要回禀呢!”

    “嗯?张将军?可是那云笙公主说,是你救了她啊!她对你一见倾心,要与我国结秦晋之好,嫁与你为妻!”皇上惊咦了一声,讶然反问。

    沈鸿轩皱起眉头来,他站在堂中,背脊挺直昂然不屈,在西北打磨了一年多的军人生活虽说没有让他直接成为硬汉,但是也是成熟稳重了许多,他剑眉星目昂首站在群臣宴客的大堂中间,对上首的皇帝拱了拱手,声音清朗铿锵不卑不亢从容不迫的说道:“陛下容禀,月前卑下在奉命夜间巡逻之时发现有宵小之辈意图混进军营,当时那几人行迹诡秘躲躲藏藏,仿佛有莫大阴谋,职责在身臣为大军安危考量自然是要将此贼人拿下押到张将军面前由他亲审!”

    说到这里沈鸿轩便停了下来,闭口不言了。被他的只说了一半的话提起兴趣来皇帝见沈鸿轩迟迟不说出下文,不由有些疑惑和烦闷,命令道:“沈校尉,你接着说。”

    “回陛下的话,臣已经禀告完毕了。”沈鸿轩拱手回道,似乎是见皇帝有些疑惑,沈鸿轩顿了顿,又继续泰然自若的加了一句,“臣将宵小押到张将军面前便继续夜巡了,并不知此事后续如何,只是之后听张将军提起,那几个贼人乃是赵国奸细,要押到陛下面前请陛下定夺。”

    沈鸿轩话音一落,原本都还饶有兴致的听着沈鸿轩述说关于云笙公主事情的皇帝大臣们都是一阵无语,脸上落下几道黑线来,本来西征军今日进城的时候不少出门迎接的大臣都是看到了跟在最后面的那辆马车的,又打听到了那云笙公主是英姿勃发如今如日中天的沈小将军救回来的,如何不让人浮想联翩,对这件事情内中的秘辛感到好奇,可没想到他们原以为的英雄救美的事情被正主一说,就变成了公事公办抓捕贼人呢?这剧情真是变得太快他们反应不来啊!

    沈鸿轩直接把锅甩到了上司张果敢张将军的身上,算是洗清了自己身上的嫌疑,他总算是感觉到身后来自他亲爹愤怒喷火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了,只是岳父大人的目光还是那样绵绵如刺,明明没有带着很明显的恶意,却偏偏饱含深意让沈鸿轩背后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深吸了一口气,让肺部充满了空气,沈鸿轩鼓足勇气,脸上带着点羞涩又带着得意和愉悦的笑容朗声笑道:“还有一件事还要禀告陛下,臣已有婚约在身,只等未婚妻子及笄,便要成亲了。”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温柔眷顾的浅笑,眼神醉人柔和,仿佛盛满了璀璨的星,流淌着灼灼的光华。

    被喂了一口狗粮的文官武将:懵逼狗带脸jpg

    洛文彬微见冷凝的脸顿时如春水融冰变得春暖花开起来,眼中原本含着的冷意也慢慢消散化作了一片温和平静。坐在他身边的沈山感觉到洛文彬身上气息转暖,终于是舒了口气抖了抖身体松懈了下来。哎呀妈呀这老洛放了一早上的冷气可真是憋死他了,可总算是消停下来了!心里默默吐槽着,沈山忍不住又瞪了眼堂中英姿勃发的大儿子一眼,都是他惹的祸啊!

    而且洛文彬这些冷气还算好的呢!他妻子和洛夫人之前在城门口肯定也是知道那云笙公主了,要不是现在陛下大宴群臣,命妇们由皇后娘娘宴请,他们没机会和沈夫人碰面,只怕现在他妻子孩儿他娘就要一把抓在他和他儿子脸上画的他们一脸花,肯定想到之后可以遇见的悲剧,沈山不由悲从中来,整个人都焉了下来。

    不过好在儿砸立场坚定没做出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出来,不然云笙公主这事还真是不好收场啊!

    皇帝大概也是有些无语,也有些尴尬,毕竟他没弄清楚沈鸿轩是否有婚约就随便指婚,着实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皇帝的脸皮都不会太薄。沉默了好一会儿,皇帝觉得没那么尴尬了,才缓缓道:“原来如此,沈校尉先回座吧!张将军,既然当初此事是你审理,便由你来来禀告此事吧!”

    闻言,张果敢放下了手中的杯盏,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踏入堂中,正好碰到沈鸿轩退回座位,沈鸿轩一向和上司相处得挺好,也不像一般人害怕张果敢的冷脸不敢接近,他悄悄对张果敢做了个揖,露出一个可怜的眼神来。沈鸿轩面上作出巴巴的可怜模样,希望张将军能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放过他的甩锅 ̄▽ ̄

    面无表情的与沈鸿轩擦肩而过,张果敢方正的脸上一片漠然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他走到御案下方,行礼后才语气平淡的禀告道:“沈校尉抓到的贼寇乃是赵国奸细,身份乃赵国皇室公主,此等身份却意图混入大军之中,肯定所谋不小,碍于此贼身份末将未曾严刑拷打,但一日不清楚贼人的阴谋,就一日不能放松,还请陛下派人拷问出真相来!”

    “这……云笙公主只是女子,怎么会有什么阴谋?据她所说,不过是外出游玩不甚迷路却被西征军扣下啊!且此女毕竟是赵国公主,我大燕虽不惧赵国,但贸然与之交恶,也是不妥!”皇帝听完张果敢的禀告,陷入犹豫之中。

    张果敢抬起头来,眼中有锋利的血光掠过,他表情冷然语气肃穆冰寒:“敌国奸细片面之言怎能相信?”

    碧玉碧珠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捧着洗漱用具的使唤丫头们,洛月汐抬头看了眼天色,微一挑眉,这可不是她往日起床的时间,碧玉碧珠贴身服饰她已有十年,不可能不知道她最讨厌被人吵醒睡眠的,那么今天这么早来叫她,是因为有事?

    果然碧玉从房间里箱子里捧出一条做工精细绣工生动的百花不落地的长裙,碧珠挑了一套的点翠嵌宝大发钗和一只华丽的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两人把这套衣服首饰捧到她面前,洛月汐挑眉,笑了笑有些无奈:“怎么,是沈鸿轩下了拜贴要上门拜访?即使如此,也不必穿这样一身,我不爱这些珠啊玉啊的,撤下吧。”

    “不是沈鸿轩公子来拜访,是……”碧玉眼中含笑带着兴奋和高兴喜悦的和碧珠对视一眼,她想起这段时日来小姐突然改变的态度,眼中忍不住划过一丝担忧和焦虑,碧珠却不知道这些,笑颜灿烂声音清脆的道,“是沈侯爷沈夫人和沈世子,他们请了燕京口碑最好的媒人上门来纳彩了,老爷和夫人正在正堂接待他们,吩咐我们来请小姐过去呢!这可是您议亲的好日子,一定要好好梳妆打扮!”

    纳彩?她确实马上就要及笄了,和沈鸿轩的婚约也是自小立下,但是怎么会这么突然就提到纳彩?洛月汐愣住,她突然想起一年前,沈鸿轩出征前夕来洛府和她告别,那时更青涩稚嫩些的少年将她按在他不甚宽阔略显单薄的怀中,当时她伏在他怀里,感觉到隔着衣服他在微微颤抖的身体,和那一句从头上传来的,声音暗哑低沉像是压抑着深沉情绪的话语,他说:“阿月,你一定要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

    她没有说好与不好,只是沉默,而沈鸿轩好像也不是必须听到她肯定的答案,说过那一句之后便再无他言了。而之后沈鸿轩便随着大军出征西荒了,那一年多的征战岁月中,他也曾写过信回来给她,但是却只字不提道别时和她说的话,那句“回来我们就成亲”的话,好像只是他一时冲动,在他冷静后便被忘到脑后。

    这样反而让洛月汐松了一口气,因为连洛月汐自己也没相信过一个十六岁少年的承诺,因为他太年轻,心性都不成熟还只是个少年,这样的年纪怎么可能承担得起这样的诺言和约定。说到底,洛月汐不过将沈鸿轩的话当成一时戏言,听过也就罢了,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但她没想到,一年之后,当沈鸿轩从西荒征战回来后就真的上门提亲了,她以为他只是一时戏言,但是于他而言,却似乎是重若千钧的承诺。就像她以为他对她特殊是因为他们自小定下的婚约一样,一直以来,她都在忽视和否认沈鸿轩的真心。

    这样不好。洛月汐这样告诉自己,必须停下来了,她不该去想沈鸿轩对她有多好,有多么在乎她,喜欢她,对她是不是捧着一颗沉甸甸的真心。

    沈鸿轩再好,也是沈昭。从她记起有关那本书的内容时,沈鸿轩于她便只是过去的人了,他会是沈昭,是她要疏远的存在。

    洛月汐不想接受沈昭,一点儿也不想,不管是因为他是注定有不平凡人生的主角,还是因为他是修真种/马文的主角。

    沉默良久,洛月汐抿唇微微笑了起来,她昨天已经确定过了,沈鸿轩身上并没有一丝灵气,显然并没有踏上修真之路,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他现在还是沈鸿轩,但总有一日他会顺应天命成为沈昭。

    如果是沈鸿轩的话,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但如果换成是沈昭的话,洛月汐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

    等洛月汐穿戴整齐走到正堂时,洛氏夫妇已经和沈家几人相谈了一段时间了。她穿过廊下迈过门槛走进正堂,白色的衣裙下摆拂过地面,走动间纹绣在裙摆上的百花都飘洒起来,纷纷扬扬仿佛被风吹落的花瓣,一头乌黑长发间,步摇轻轻颤动着,琉璃珠闪烁着剔透的光华。

    一进门,洛月汐便发现了沈山脸上有些难看和憋闷的神情,再一看自家父亲脸上一派的淡定漠然,不见半点熟稔亲热,就知道双方一定是谈的不甚愉快的。

    果然,一见她进来,沈鸿轩就眼巴巴的看了过来,原本英气的五官此时都耷拉了下来,真是白费了他那副剑眉星目的俊脸孔。而沈山的大嗓门马上就响了起来,语气里满是憋屈愤怒:“刚好洛家丫头来了,老洛,你让你女儿自己说,同不同意和鸿轩的婚事?我说你是突然犯什么轴啊,鸿轩和月汐可是指腹为婚,他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知根知底,你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就反悔不认了呢?”

    但问题是,洛月汐一不想修真,二并不是真的想收服琉璃净火。她只是不想被牵扯到沈鸿轩那波诡的生活中去,取出琉璃净火不过为了给自己添加一些保障,所以认主这件事情就被无限期拖后了。

    虽然研究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能真的让琉璃净火成为本命灵火,但是洛月汐还是发现了一些妙用。比如琉璃净火无时无刻不在吞吐着的灵气,以前的洛月汐并不知道什么是灵气,在有了琉璃净火后才知道,原来灵气就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极为纯粹的“力”,这些力有的地方稀薄有的地方浓郁,虽然凡人不能吞吐灵气炼化,但是平时吸纳也对身体有极大好处的,这也是为何这方世界人的寿命比洛月汐前世的人要长的原因。

    丹田内无时无刻都有琉璃净火吸纳灵气后吞吐而出的精粹的灵气,洛月汐的身体在灵气的滋养下日夜蜕变着,单论身体强度,已经不属于凡人的层次了。

    在府中窝了半个月,洛月汐慢慢的熟悉了现在强大的身体,不会因为身体突然变得强大而失手造成什么破坏了。而也是就在这时候,钦天监的人却送来了他们选择的吉日,是的,就是那个“择日完婚”的吉日。在圣上亲自下旨指婚后,钦天监并没有怠慢此事,不仅上门讨要了洛月汐和沈鸿轩的八字,还专门就着两人的八字仔细推敲后才选定了吉日。

    此时人们对于婚礼的礼仪非常看重,所谓聘则为妻奔为妾,对于成亲这件大事,每一步都不能错。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六步要按步一一进行,不能有遗漏和差错,因为钦天监已经给了成亲的吉日,所以请期这一环节就可以省却,但是其余的几步却必须按照礼仪来。

    在钦天监下发了吉日之后,沈府很快就亲自前来纳彩,在得到洛府肯定的回答之后,沈鸿轩亲自去燕京郊外猎了两只大雁当做彩礼,那两只神骏异常的大雁被沈鸿轩从城外带回来时,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很快沈府就一一走完了婚礼的几步,送给洛月汐的聘礼也早已经送到洛府,聘礼足有一百二十八抬,可以说比之皇室下聘也不差什么了,聘礼也不是滥竽充数的,聘礼中有着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庄子地契,可以说是奢华到了极致。

    要开未来夫家是不是看着这个媳妇,只需要看给媳妇下的聘礼就可以,而沈府的聘礼,无一不是表明沈府对洛月汐的看重,不过这种看重并不是洛府想要的,沈家越是期盼看重,洛家越是心里堵了一口气。本来好好的两家联姻,就搞成了这样不上不下尴尬纠结的模样,洛文彬原本只是想打磨一下沈鸿轩,并没有真的毁约的意思,但是如今反而是真的觉得这桩婚事不妥了。

    沈鸿轩或许是个难得的将才,也是大燕首屈一指的英才少年,但是冲他进宫求指婚这件事情,洛文彬就不觉得女儿能和他相处得好!自己的女儿什么性子,洛文彬还能不清楚?洛月汐外表看上去温温柔柔娇娇怯怯,好像就是温室里长大的女孩,但是她倔起来谁也奈何不了!不管她和沈鸿轩青梅竹马的情谊有多少,沈鸿轩整出这么一出,洛月汐都不会再对留半分情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洛文彬不是不知道沈鸿轩对自己女儿的心意,他实在没办法昧着良心说沈鸿轩不好,但是赐婚一事之后,沈鸿轩和洛月汐的关系必定是回不到当初,好好的一桩婚姻就被搅合成了乱七八糟的样子,实在让洛文彬对当初贸贸然提出婚约押后的事情有些后悔,不过更多的还是对沈家的愤怒。

    这边,得知成亲之日已经定下了的洛月汐不得不在洛母的帮助下开始准备大婚的用品,包括她成亲时的嫁衣,出嫁后带去夫家的嫁妆,送给未来公公婆婆的礼物,大大小小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准备起来了。好在洛月汐原本就快要及笄,这些东西洛母大部分已经帮她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