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综]夏洛克的秘密- 87.10086 》

87.10086

    防盗君:小姐姐你跳订这么多真的还能看懂剧情吗ヽ(≧□≦)ノ  正义是浮于水底的普罗透斯, 她也曾执着追寻, 但是后来怎么样了,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定论。

    她咳了两声:“这不重要,如果你说完了,我就要走了。”

    “不不不, 我当然没有说完, ”麦考夫道,“一开始我就说了, 我今天专程找弗兰克小姐,是商议夏洛克的事情的。”

    “怎么个商议法?”

    “我们都知道,这起碎尸案的‘凶手’不寻常,而夏洛克痴迷于寻找犯罪者和真相, 这起案子肯定不会有结果——”

    苏拂再次挑眉:“所以?”

    麦考夫露出沉思微笑的表情:“所以……”

    ……

    半个小时后。

    苏拂看着麦考夫目光复杂:“……福尔摩斯先生, 我收回刚才关于您不是一个称职兄长的说法。”

    “欣慰之至,”麦考夫神态自若,“还要麻烦弗兰克小姐襄助。”

    苏拂慢慢点头:“应该的……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夏洛克知道了真相——”

    “善意的欺骗将会有益于他的成长。”麦考夫道,“那么,方便留一个联系方式吗?”

    “客气,你的手机里肯定已经存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

    麦考夫微笑起来:“最后一件事, 如果弗兰克小姐愿意定期告诉我夏洛克的情况, 我会非常高兴。”

    苏拂:“……”

    她要把刚才那句收回的话再送出去!

    她有些恶质的道:“如果福尔摩斯先生习惯我用猫头鹰送信, 或者忽然出现在你的壁炉中, 又或者, 愿意和一个女巫——哦我知道你不愿意说出这个词——女巫的守护神交谈的话……”

    麦考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疑惑警惕的神情:“守护神?”

    苏拂歪头轻笑着对他示意,然后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忽然抽出魔杖一挥:“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一只巨大的银色纽芬兰白狼在空中长啸奔腾,转瞬就到了麦考夫面前,他瞳孔微缩,立即执起黑伞后退几步。

    四周一阵卡卡擦擦的轻响,苏拂很清楚那是枪支上膛的声音,她转头,微笑:“就是它,福尔摩斯先生愿意每天都见到它吗?”

    说完她步履轻快的走出了工厂。

    ……

    她依旧去了对角巷。

    这个时间点上破釜酒吧人不多,脑袋好像一颗皱皱巴巴胡桃的老汤姆站在吧台后面,动作慢吞吞的抹着几个高脚杯,看见有人进来,慢吞吞的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去,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再次抬起头,声音嘶哑而惊恐:“莱——弗兰克小姐!”

    对他的做派苏拂早已习惯,显然她不是摄魂怪,但是老汤姆活了很多年,见识过许多年轻人不曾知道的事情,过往的早已淹没于尘埃,但是某些残留下来的记忆,却是永不湮灭。

    她改变不了什么。

    苏拂的语气无奈而冷淡:“麻烦帮我准备两瓶蜂蜜酒,我待会过来拿。”

    她掏出两个银西可放在吧台上,老汤姆颤颤巍巍的开口:“您不用——”

    苏拂已经转身去了后院。

    她把身上的翻领风衣变成了一件巫师袍,然后在垃圾桶上方左数第三块砖头上敲了两下,苍青色的砖块便开始移动,最终出现了一道拱形的门洞。

    现在不是开学季,今天的天气也不美好,对角巷石板路铺就的街道蜿蜒入深处,不时的有零散的巫师在两边的商店里进出,飞路粉张扬出翠绿的火焰映照在门店玻璃上,偶尔有人窃窃私语,指点着墙上魔法部粘贴上去的通缉令。

    气氛不怎么好。

    苏拂下意识的将手伸进长袍口袋里,握住了魔杖。

    她走到奥利凡德时踟蹰一瞬,最终还是推门进去。

    店里似乎没有人。

    苏拂摇了摇破旧斑驳的铜铃铛,里间才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还不到时间,就有人来买魔杖?”

    “不,”苏拂大声道,“我只是来找您问件事情。”

    奥利凡德从高处的梯子上下来,他佝偻着腰,银色的眼睛在晦暗的店面里仿佛两轮混沌的月:“令人惊讶,莱希特小姐,即使过在多年我依旧记得很清楚——哦,十一又三分之一英寸长,非常珍贵的银杉木,夜骐羽毛杖芯,我记得我卖过的每一根魔杖……”

    “您的记性一向好的惊人,还有——我是弗兰克,”苏拂干巴巴道,“今天来我是想问问,既然魔杖可以疏导巫师的魔力并加以规制,那么除了魔杖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器具……嗯,可以承载巫师的魔力?”

    “魔法道具一直都存在于世,并为巫师们作为各种用处……”

    “不不不,您经常说一句话,‘不是巫师选择魔杖,是魔杖选择巫师’,那么是不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魔杖是有自己独立思想的?其他的魔法器具,比如一本书经过特殊制作的书,会不会也和魔杖一样,有自己独立的思想?”

    “哦弗兰克小姐,”奥利凡德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您的理解有偏差,魔杖并没有独立的思想,每一个巫师降临,都注定他会拥有一根魔杖,与其说魔杖的选择巫师,不如说魔杖寻找巫师,他们都是注定的。”

    苏拂听得云里雾里,难怪这么多年她只见过奥利凡德一个魔杖匠人,这尼玛学问这么高深,正常人都不会感冒的好吗。

    “您只需要回到我,其他的魔法器具,有没有可能因为巫师的魔法,而存在独立的思想?”

    奥利凡德脱口而出:“这不可能,魔法器具不是魔法生物,怎么可能会有独立的思想?”

    “我也这么觉得……”苏拂语气皱巴巴的道。

    但是实际上,汤姆·里德尔,他做到了。

    那本日记不仅有自己的思想,而且还聪明的不得了,会说话会骗人,跟个全息投影似的,简直要上天一样。

    从魔杖店里出来,苏拂觉得天气似乎又差了些,墙上的通缉令里的小天狼星无声怒吼着,看上去凶戾残暴非常。

    她在文具店里买了几瓶自己常用的墨绿色墨水,付钱时看见货架上打着“新款到店,像彩虹一样美丽”的变色墨水,于是又买了一瓶变色墨水。

    虽然她并不非常喜欢这款花里胡哨的墨水,但是买回去捉弄夏洛克应该不错,看他拿着滴管烧杯三角瓶做实验分析魔法墨水到底为什么会变色……唔,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再往前走是一家药店和哆啦咪猫头鹰商店,各种窸窸窣窣低缓高亢的鸣叫声拍翅声不绝于耳,苏拂挑眉,然后露出一个老神在的笑容,走进了这家商店。

    ==

    “嘿夏洛克,我给你带了新朋友回来!”

    夏洛克瘦长的身体蜷缩在沙发上,面朝里,听见她的说话声也一动不动,无精打采的道:“咖啡店,查令十字街,散发着腐朽气息的酒吧,花鸟市场……苏伊,你今天的行程可真丰富多彩。”

    “是苏,不是苏伊。”苏拂纠正他。

    “管他呢,”夏洛克将卷毛脑袋埋进沙发抱枕里,“迈克尔·史密斯的社会关系简单的好像他令人忧伤的小脑瓜,他寡居的中学老师母亲一直强调——”

    他换了一种尖利歇斯底里的拿捏声调,“‘迈克是个善良温和的好孩子,他不会跟任何人结仇’——然而讽刺的是事实如此,一年之内和他说过话的人甚至不超过十个,所以到底是谁深夜破窗而入杀死了他,并且带走了他的部分尸体……”

    苏拂放下手里的包裹,平静的道:“犯罪总是不需要理由。”

    “哦苏伊——”

    “苏,谢谢。”

    “犯罪怎么可能没有理由?佐伊,你能不能用上你的脑子,明明昨天你还有点智商的……”

    “智商欠费,今天出门忘了冲,”苏拂过去戳了戳他得肩膀,“先不要纠结案子的事,我说了,我给你带了新朋友回来——”

    “一只愚蠢的傻鸟,饲养在玻璃罩子里除了搔首弄姿毫无用处——”他转头,未说完的话语忽然就卡在了嗓子里。

    因为苏拂手里那个近半米高的圆拱形铁笼子里,装的并非如他所想的——所谓羽毛炫彩斑斓极具观赏性的黄鹂或者鹦鹉等,而是一只羽毛雪白,翅翼边缘如染墨般沉黑,眼珠锐亮如宝石,尖喙锋利的……猫头鹰。

    夏洛克:“……”

    那道银蓝色的光芒如流星般跨越了大半个英国,抵达一片黑色的湖泊之上。

    湖畔的山坡上耸立着巍峨壮阔的城堡,塔尖林立,几朵温暖的灯火点亮了黑幽幽的夜。

    它落在了八楼一扇亮着的窗户前。

    “哦……苏有消息传过来?”

    压花玻璃窗被人从里面的推开,伸出一只苍老修长的手,他手指一招,那只银色的动物跨进窗栏,神气活现的抖了抖颈毛。

    一只巨大的纽芬兰白狼。

    白狼利齿锋锐的嘴一张一合,传来苏拂低哑疲倦的声音:“我找到那起碎尸案的凶手了,马上就过来,请您不要离开,另外我需要冥想盆,希望您没有把它借出去。”

    邓布利多坐在书桌之后,半月形的眼镜片上映照出他湛蓝的眼瞳,和前方地毯上正在消散的守护神。

    西弗勒斯·斯内普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