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战国纵横之武卒雄风- 第二百四十八章 再联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再联手

    “君上——”不大的行辕内,只留樗里脊的真诚劝慰。

    听到山东各国以及平复,秦孝公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便是呼出一口长气。

    “罢了,传令下去,回咸阳——”

    “诺——”

    齐国如今没了战事,有要与吴国结盟。此事对于此时的秦国而言无疑是一个大的危害。

    商鞅还在吴国被压,这本就让秦孝公进退两难不知道是该出兵,还是不该出兵。

    现在有了齐国的加入,只怕就是想出兵也得掂量掂量了。

    ……

    吴铭则在打猎一圈之后心情甚爽。美酒佳人野炊,小日子倒是让吴铭有些留恋。

    不过人要居安思危,更何况吴国眼下算不得真正的安宁。

    回道大梁之后,吴铭首先是接到了张仪传回的奏报。

    越王以经誓师,不日便会走水路进军楚国。

    听到这一消息,吴铭不由的一声长叹;“看来这边的动作也要加快了才是。”

    “就回复张子,让其继续行事,无需担心其他——”转身,吴铭看着姬雪缓缓的说道。

    “诺——”

    夜幕西陲。

    吴铭则再次将张猛、朱威、公孙衍等人召集在了一起。

    看着三人,吴铭了朗声说道;“自今日起,你三人只需合力完成一件事情。

    那就是将吴国的所有百姓与大军结合。传令下去,征集全国青壮入军,并传寡人诏令。

    凡有青壮入军者,其家中每年只需上缴一成的收成,若是遇到灾年,可向当地官吏申报粮补,

    此外,大军与百姓一起耕种,以减轻家中老幼妇孺的困难,另外从今日起,全国之内的青壮必须服军役,每三年为一期,满一期之后,便可解甲归田,然有战事之时,必须遵循朝堂的召集。”

    此法算是根据后事的参军制度而来。如此一来,国不用一直养着过多数量的常备军,却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很快聚集起众多的精兵。

    “君上,如今新令刚刚施行,此时更改只怕是?”公孙衍隐隐的有些担忧之色。

    “此令必须施行,一开始或有难度,何人阻挡,一律以抗拒律令之则杀之——”

    这话说的是那么毋庸置疑。根本不给公孙衍等一众朝臣反抗的机会。

    大殿中顿时显露出一阵沉寂。

    许久之后,张猛与朱威这才齐齐拱手:“臣谨遵君上诏令——”

    事情到了这一步,公孙衍自然是无话可说,一声轻叹之后,只能是拱手应过。

    在安排完这些事情之后。

    吴铭便亲自誓师东出,带领五万大军,一路直奔卫国地界。

    因有之前的诸多事宜,此番再次出兵卫国,则使得卫国臣民倍感惊惧。边城甚至都不曾有过一次阻挡。

    东齐西吴,前后不过数月的时间,两国的君主便带领着各自的大军再次聚集在卫国,这个只有中原弹丸之地,飘摇不定的小国。

    帝丘城中。

    心情刚刚平复不久的卫成公,正在怀抱没人欣赏着歌舞。

    那场面,好不悠然自得。

    可就在此时,一个侍卫匆匆奔了进来。

    “何事,竟让你如此慌张?”被打断了性质的卫成公顿时就是一声暴喝。

    那侍卫受到惊吓,脚步一个两抢差点就趴在地上。头上那顶象征着身份的官帽以经摇摇欲坠。

    那慌张的模样,只吓的殿中舞姬一阵惊叫。

    下一刻,那侍卫直接跪倒在地,失声道:“君……君上,大大大事不好了,齐王与吴公东西夹击,又打进来了——”

    至此一言散开。卫成公的面色顿时就如死灰。

    怀抱着美人的双手不自然的松开,他张大了嘴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那双眼中的神情,满是骇然——

    只是卫成公不知道的是。两国这次的目的不是卫氏,而是滞留在卫国的三万楚军。

    这一日的清晨,齐国的大军在田忌与孙膑的带领下奇袭还在睡梦中的三万楚军。

    一时间楚军营地中,杀声震天,火光四起。

    三万尚未睡醒的楚军顿时大乱,来不及组织起丝毫的反抗,不少兵卒已经是开始向南撤退。

    但不等这些撤退的兵卒离去多远。后方,吴铭带领的五万大军也已经杀到。

    齐吴两路大军前后夹击,不过一个时辰,四处奔逃的三万楚军便尽皆成了刀下亡魂一般的存在。

    到了下午,两国大军齐齐奔至帝丘城外,在那原来的溪水边上筑起军营。

    这一次,卫成公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得到消息的他,第一时间便亲自备着酒肉出城面见齐威王与吴铭。

    虽然吴铭以公自居。可同样为公的卫成公,在他的面前却是俯首哈腰,宛若一个下人。

    也因为这次的卫成公识大体,所以,此次本就无心针对他卫成公的两国君主,便没有过多的为难。

    上好的酒宴,帝丘最好的歌姬,等等一应物什皆由卫成公亲自安排妥当。

    到了夜幕降临。

    说是三者一同庆祝解除楚国对卫国的威胁。

    可这其中,卫成公根本没有地位与发言权,所有的一切都是齐威王与吴铭在商谈。

    “吴公果真下的一手好棋,楚军在我齐国边境,田因齐不曾发现这个中端倪,却不料,吴公先一步看出,当着是高啊——”

    一顿酒肉之后,齐威王面带定制一般的笑,话里有话的说着。

    吴铭一样笑对齐威王,“四国举兵齐王卧榻之侧,齐王以一己之力左右腾挪,将四国至与国门之外已是不易,只怕非是吴铭棋艺高,只是齐王无暇他顾矣——”

    “为此番齐国力退大敌,亦为庆祝吴公大义灭魏氏,共饮此噘——”

    齐、吴两国的君主把酒言欢。明里暗里虽然是个藏心机,可亦是各自取利。也算是有些情致。

    另一边的卫成公,整个人则宛若是一个摆设,独自在那喝着闷酒。可偏偏还不能生气。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的卫国是有惊无险。

    酒宴持续到了深夜方才休止。

    翌日清晨。

    齐、吴两国君主各自整军,直接挥师南下,欲在楚国有所察觉,或者说,在越国伐楚之前,将正在攻打宋国的十万大军给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