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迷失的青春期- 第0537章 》

第0537章

    他们三个这时倒是惊人的一致,同时瞪大眼睛看着我,反问道:“谁坑你呀?”

    瘌痢头第一个解释道:“当时我们认做老大,好了找几个人学妹一块去唱歌,本来我们是准备叫方雅丹的,结果宋妮娜知道了,她不仅非要去,而且不让我们叫方雅丹。”

    刑警队长接着道:“明天晚上,你自己首先就被她那一头的假金发给迷住了,我们可是什么都没。”

    “这不废话吗?”我白了他一眼:“既然你们都知道宋妮娜是刘凯的马子,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

    刚刚刘凯问我,是不是上了宋妮娜,我还以为他根本就没上过宋妮娜,所以还不知道她是黄花闺女,这才来问我上没上。

    现在看来,也许刘凯早就上了宋妮娜,所以我现在上去上她也不知道,更让我气愤难平的是,宋妮娜有可能早被刘凯上过,却特么一直在我面前装纯。

    我又想到第一次陆雨馨怂恿宋妮娜投怀送抱时,宋妮娜居然不顾自己身上来了大姨妈,还准备跟我那个啥,当时包括陆雨馨在内,还以为她不懂,现在看来她当时就是故意装的,准备蒙混过关。

    好在之后的时间里,阴差阳错地因为各种情况,我最终还是没有上她,否则,不定懵懵懂懂中,我就捡了这么一个烂货还当成宝。

    可另外我又想不通,她如果不是黄花闺女的话,为什么每次准备投怀送抱的时候,她总是那么信誓旦旦的,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碰过女人的人,想在我面前蒙混过关已经不可能吗?

    不过我又想到,上次在琼斯家的时候,如果她不是太过紧张的浑身颤抖不停,我也就上了她,那时只当是她因为第一次而感到害怕,现在想来,大概是怕我发现她不是黄花闺女而紧张不已吧?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里越来越乱。

    这时富豪道:“国栋,我们当初怎么提醒你呀?那个时候刘凯跟她是同桌,他们两个人的感觉,有一点像你们前段时间一样,在班上都是公开的。后来刘凯走了,到外省去补习,你跟宋妮娜可以是闪电般地好在了一起,我们理所当然的以为她跟刘凯分了,谁知道他们还藕断丝连?”

    “就是呀,”瘌痢头插道:“正因为宋妮娜开始跟刘凯好,后来又跟你好上了,等到知道你们分手之后,所以我才想到跃跃欲试,心想她能跟这个好,跟那个好,不定哪根神经搭错了,还真的就跟我好上呢?我也不瞒你,虽然我约过张芸两次,但对宋妮娜还是没有完全死心,现在刘凯回来了,我真的就彻底没戏了。”

    他的意思好像跟富豪一样,明摆着刘凯就是比我强,你把脖子一拧,问道:“我怎么发现你们一个个的,面对刘凯时,怎么比当初面对我是心里还虚呀?尤其是富豪你,到现在我都想不出来,刘凯比你强在哪里?”

    富豪道:“你要别的方面,刘凯确实不比我们强到哪里,但你要追宋妮娜,我们真的就不是刘凯的对手。就拿我来吧,我家可能比刘凯家有钱,但也没有宋妮娜家有钱呀?既然我家没有她家有钱,那么我就不可能靠钱去打动她,不是吗?一般有钱的家庭,恐怕更羡慕有权的家庭,刘凯他父亲是副局长,刚好可以满足宋妮娜家里的需要,也就是,拼爹,在宋妮娜面前,我是拼不过刘凯。”

    富豪这话这话的有道理,因为对于家里不缺钱的宋妮娜来,不管是她还是宋哥,恐怕更羡慕的是权力,在这一点上,富豪的爹确实拼不过刘凯的爹。

    但方雅丹就不同了,她跟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家里非常贫困,富豪面对她时才更有信心,恐怕这也就是富豪敢于追求方雅丹的最大原因,看来富豪还是比较理智的。

    富豪接着道:“刘凯是学理科出身,当初他的分数完全可以到文化班的尖子班里去,问题是他迷上了游戏,所以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尽管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随便一考,都甩开我们一百来分。他考个二本妥妥的,我们连三本都要挣扎,在个人未来的前途方面,我也没法跟他去争。”

    看来富豪真的很有自知之明,也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像他这样的人,虽然不会有什么惊人的表现,但至少也不至于吃大亏。

    “再有就是爱好吧,”富豪接着道:“游戏我打不过刘凯,刘凯写不过我,问题是宋妮娜喜欢打游戏,不喜欢看,我特么连这点特长都没法跟他比。你,面对刘凯时,我哪里来的自信?”

    刑警队长这时补了一句:“话你也是拳头厉害,一下子把全校同学都给镇住了,宋妮娜一来是怕你报复,二来你在全校同学面前的光辉形象,足以满足她的虚荣心,她这才会跟你好上。否则,就像富豪刚才所的,你要想打动宋妮娜,恐怕也过不了刘凯那一关!”

    这时上课的铃声又响起,我们匆匆朝画室赶去,我做梦都没想到,像自己这样近乎到了传般的英雄,居然在瘌痢头他们眼里,还不如一个玩游戏的刘凯。

    走进画室之后,我实在是想不通,于是递给了富豪一个纸条,问道:刘凯玩游戏也能赚钱,真的假的?而且你还过,有的美女为了让人带着自己升级,居然愿意升一级被打一炮,不是逗我玩的吧?

    富豪立即回了一张纸条给我,我终于才明白刘凯是怎么通过游戏赚钱的。

    原来一款游戏出来之后,很多不熟悉的人,或者是有钱,又喜欢玩游戏,却怎么都升不了级的人,他们通常有两种方式来提高自己:一是请别人代练;二是学习高手的升级方法或者是路线地图。

    正因为如此,游戏里就出现了替人代练、出售高段位游戏号,或者直播自己打游戏的经过,再有就是录制游戏升级的视频出售,以谋取经济利益。

    许多有钱又任性的人,在自己水平不够,又喜欢拿着高级别或者是高段位的号,在游戏室里到处装逼,所以也要你出钱养活这些人。

    比如像刘凯这样的游戏高手,他不仅可以出售自己的游戏账号、游戏视频和直播游戏,他的一些等级账号,还能够接到各种各样的广告,所以一年下来,他真的能够赚不少的钱。

    富豪还有一句话提醒了我,那就是各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圈,如果富豪的写的好,喜欢看的,当然追捧他。宋妮娜喜欢玩的是游戏,而刘凯的游戏玩的好,宋妮娜像追星一样追刘凯,你就不难让人难以理解了。

    现在我最纠结的事,不是现在刘凯是不是继续追宋妮娜,也不是宋妮娜最终会在我和刘凯之间选择谁。

    我特么就想知道,宋妮娜到底还是不是黄花闺女,她的第一次是不是早就给了刘凯。

    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是个非常简单的事,刘凯既然找了我,而且也问过同样的问题,我直接找到刘凯,问他过去上没上宋妮娜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问题是他问我的理由是充分的,因为他直接跟我表态,只要宋妮娜不是我的马子,他就要公开去追求。

    可我呢,我现在能用什么样的理由,去问他这个问题?难道我要对他,只要他没上宋妮娜,我也要开始追求?

    下个星期就要到省城校考了,其他同学都在埋头苦练,而且多少都有进步,我倒是跟他们一块埋着头,却总是想着刘凯和宋妮娜的事,画出来的东西连自己都看不上眼。

    一气之下,晚自习我已经开始不上了,下午放学回家吃过晚饭之后,就把陆雨馨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在区里转。

    陆雨馨是个多么厉害的人,她一看就知道,我绝对不会是因为要陪她出来散心,才不去上晚自习的。

    我推着她漫步在区的游乐场上时,她转过头来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俗话的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虽然下个星期就要校考了,这几天学不学也改变不了最终的成绩,但练练手也是好的吧?”

    我笑道:“无所谓,考得好更好,考不好就直接上京城找那个处长去。”

    陆雨馨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冒出一句:“是不是宋妮娜喜欢上了别人?而且是你们班上的同学,你不想看见他们卿卿我我的样子,所以才不想去上课了?”

    晕死!

    我能够想象到,她一定能够看出来我在想心事,却没想到她看的这么准,而且一语中的,直指宋妮娜,并且还能猜出宋妮娜所喜欢的,就是我们班上的同学。

    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雨馨笑道:“我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凭什么被你天天叫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