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女神的贴身高手- 第1488章真的善良吗? 》

第1488章真的善良吗?

    后世的普陀山,已经对外开放。而在此时的普陀山,外人根本进不来。普陀山外,有观音大士的结界。只是过往渔船,曾见此处佛光冲天,又因观音大士曾经显灵,解救过海啸之中的船只,也惩戒过一些海匪。因此,观音大士之玄妙神奇,便被广大信众传播出去了。

    观音大士坐下还有两个童子,分别是善财与龙女。

    此时,观音大士直接带陈扬前往了紫竹林。

    那紫竹林中,乃是一片玄妙仙境之地。只见遍地金莲,前方又有一仙池,仙池之中种植了莲花,里面还有几条锦鲤,那锦鲤吸了灵气,已经身具灵慧,随时都有可能修炼成人。

    陈扬暗暗观察这紫竹林,心中道:“果然不愧是菩萨的道场,此处灵气浓郁,仙气氤氲。难怪那无数神话传说之中,都有菩萨身边的奇珍异兽得道成人,然后下去为祸人间。”

    “不过”陈扬暗暗一笑,心道:“妖精修炼成人,极其困难。如今看来,妖精在人的眼中,依然不过是下一等的存在。若是正儿八经的比试起来,妖精的实力终究是弱了一截。而白素贞则是个大大的意外。不管是那个种族,总会有些出类拔萃的存在。”

    紫竹林中的紫竹长得极其茂盛,这些紫竹坚硬无比,可拿来炼器。其枝叶又可熬做汤羹,营养丰富。

    这整座紫竹林,日日都受观音大士佛法熏陶,全部便都沾染了佛性。

    正所谓,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人性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槃。有信无证者虽不落恶果。却住因住果朱念住心。如是生灭不得涅槃。

    观音大士端坐在那十二品业火红莲之上,那善财童子与龙女出来,拜见观音大士。

    观音大士微微一笑,说道:“善财,这位小施主乃是贵客,你带他去紫竹厅里先歇息着。”

    陈扬微微一怔,他还想看着观音大士如何炼化白素贞的恶念元神呢。但眼下观音大士如此说了,陈扬也不好多说什么。观音大士行事坦坦荡荡,陈扬还真不好意思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当下,陈扬也就随那善财一起,前往紫竹厅了。

    陈扬走后,观音大士便将白素贞从净瓶里放了出来。此时,白素贞委顿在地,她的身上有密密麻麻的金色经文丝线。这些金色经文将她的力量全部压制住。

    白素贞的脸色惨白,她看向观音大士,冷笑一声,说道:“佛法普渡,怎么?这次你普渡我了?”

    观音大士淡淡说道:“佛法只度有缘人。你即使无缘之人,那便就此作罢。”

    “妙善!”白素贞冷冷说道:“当年的是是非非,你并不清楚。你凭着和西王母的关系,便将我拘禁在你的净瓶之中两百余年。你用你所谓的佛功,在我看来,就是魔功压制于我。你又何必说的那么好听,是度化呢。我看是驯化吧!你能驯化我那傻妹子,但别想驯化我。”

    观音大士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白素贞继续说道:“你镇压我,将会是你毕生最大的错误。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有些人,你永远不能得罪。”

    观音大师看向白素贞,她的眼神复杂起来。

    她居然从白素贞的话语里感受到了一丝惊悸的味道。

    “哈哈你怕了!”白素贞观察入微,说道:“想不到,慈航普渡的观音大士,居然会有害怕的时候。”

    观音大士接着闭眼,连念三声阿弥陀佛。

    这之后,她的情绪归于平静,然后说道:“本座会遵守诺言。”她顿了顿,说道:“本来,本座也无须向你解释什么。但当日,今日之事,全是由白素贞你贪嗔之心挑起。本座出手,为的是三界安宁,无愧于心,更无愧于天地。即便他日,你是本座的魔劫,因果。本座也愿意承受一切后果。”

    她说完之后,便开始施法。

    同时,观音大士开始念经。

    经文形成了金色的愿力,开始侵入到了白素贞的脑域里。

    之前,观音大士心怀慈悲,并没有剥夺白素贞这恶念元神,只是将其压制。到了今日,观音大士认为这恶念元神已经无法度化,压制。那便只有行剥离之法了。

    而这恶念元神一旦剥离出来,没有肉身滋润,自然是死路一条。

    另外一条路,便是白素贞去投胎转世。但投胎转世,也很不简单。因为这胎中乃有胎中之谜,修为越高,其胎中之谜就越厉害。一千万个人中,怕是只有一个能够成功。

    五个时辰,即十个小时之后。

    白素贞的恶念元神终于被剥离出来。

    那恶念元神化作一团五彩氤氲,拳头大小,便漂浮在观音大士的手掌之间。

    至于白素贞则清醒了过来。

    对于这一切的发生,白素贞并非不清楚,她一直都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来看这一切。只是,她只能当作过客,不能主宰这尊身体。

    “白素贞拜见大士!”此时的白素贞驯服无比,向观音大士磕头拜道。

    观音大士说道:“白素贞,你生来便是灵体,因此一体双元神。本座向来心存善念,不愿意为难你那姐姐。只是你那姐姐,生性桀骜不驯,本座今日若不拦着她,她便要将那整个瑶池宫毁成灰烬。她的本事日渐趋大,本座不得不出手,却不是要来害你姐姐。这一点,本座希望你能想明白。”

    以观音大士的修为和声望,原本并不需要和白素贞解释这么多的。但她还是和白素贞说了,这也是观音大士心存善念的原因。

    白素贞立刻说道:“姐姐一时糊涂,险些酿下大错。幸有大士出手干预,才挽救众生于水火。素贞心中只有感念大士恩德,断无有怨怪大士的道理。”

    观音大士微微一叹,道:“你们一母同胞,又是同一尊躯体,但性格却有天壤之别。若她有你半分善良,便不至于有今日之灾祸。那山海社稷图与星辰虚影,本座全部给你。也望你能用这一身修为,造福天下苍生。”

    白素贞忙说道:“弟子谨记大士的教诲。”

    观音大士便将那恶念元神一弹,说道:“白素贞,你带着这恶念元神去给你那朋友。然后你们便离开这普陀山吧。”

    “是,大士!”白素贞接过了恶念元神。

    陈扬在紫竹厅里等待了十个小时,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陈扬显得有些焦躁,他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态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

    便也在这时,一身白衣,飘然出尘的白素贞进了紫竹厅。

    陈扬一见到这白衣的白素贞,立刻就知道,果然,那恶念元神已经被抽出来了。白素贞身上的煞气,寒冰都已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婉。

    “陈扬!”白素贞进来之后,轻声喊道。

    “白姐姐!”陈扬说道。他的心思却是有些复杂。

    白素贞抬手,将那恶念元神祭了出来,说道:“这是我姐姐的元神。”

    陈扬不由吃了一惊,说道:“怎么这元神一点力量都没有了?”

    白素贞说道:“因为所有的法力,力量,修为都留在了我的身上。幸好有大士用了一丝佛力护持,才不至于让姐姐烟消云散。”

    陈扬说道:“但这也撑不了太长的时间啊!”

    白素贞沉默下去,她随后说道:“尘归尘,土归土,这是她的宿命。她既然选择了这一条路,就该想到这种后果。”

    陈扬有些讶异的看向白素贞,他这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指责什么。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白素贞随后说道:“听大士说,是你要她的恶念元神?”

    陈扬说道:“是!”

    白素贞说道:“你要这元神做什么?你有办法将她复活过来?”

    陈扬说道:“我不知道,但我是想你和她都能好好的活着。尽人事,听天命。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的限度。”

    “你还是为了你的妻子,对不对?”白素贞说道。

    陈扬微微一怔,他没有否认,说道:“是!”

    白素贞便也就不再多说,道:“你将这元神拿着吧,怎么处理,都在你。现在我要走了”

    “你不管她了?”陈扬身子一震,问。

    “不管了,也管不了。”白素贞随后转身,直接飞出了紫竹厅,飞出了普陀山。

    陈扬呆立当场。

    她没想到白素贞对自己的姐姐是如此的狠心,绝情,没有丝毫的挂念。她们之间,难道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这白衣白素贞看起来温婉,善良,可她真的是善良吗?

    陈扬看了眼手中的五色元神,这元神外围果然有佛力护持,正是这佛力保护,才没让这元神消散。只是,这佛力也在开始渐渐消退。

    显然,观音大士也不想这恶念元神活着。她更没有义务一直护持着这尊元神。

    陈扬一时之间有些茫然,同时也知道这紫竹林非久留之地。他想了想,直接将这元神放入到了玄黄神谷种子里面温养,然后他便身子一晃,施展大挪移术离开了南海普陀山。